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问心求道》问心 女王受 问心求道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11-26 18:03:09

《问心求道》问心 女王受 问心求道straight(直人文) 已完结

《问心求道》

来源: 作者:涛问心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何求,月光

新书《问心求道》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涛问心,主角何求,月光,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呈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道龟。 这个道器也太有型了,巨大的身躯都快占满了整个蛮帐,感情三人使劲拽出来的是一只龟。 “哈哈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呈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道龟。

这个道器也太有型了,巨大的身躯都快占满了整个蛮帐,感情三人使劲拽出来的是一只龟。

“哈哈哈,哈哈哈”,战斗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徒手狂笑着。

刚才徒手还笑话战斗的板砖上刻了一只龟,这下风水轮流转,轮到战斗狂笑徒手了。

“哎哎哎,这好像不是龟啊?”,默道倒提着长剑,仔细的观察着巨龟说道。

面前的这只巨龟,身具七丈左右,通体漆黑幽暗,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只龟不是地河墨玉炼制成的,因为这只龟的色泽没有那么水润;巨龟的头颅看似使劲的向上翘着;其嘴里有一排密集的牙齿,这也是默道认为这只龟非龟的原因所在。

“不错,这不是俗龟。”,突然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落在默道三人的耳里,犹如晴天霹雳。

“这叫霸下;霸下,又名赑屃,形似龟,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霸下驮着沉重的石碑压得它不能随便行走。霸下和龟十分相似,但细看却有差异,霸下有一排牙齿,而龟类却没有,霸下和龟类在背甲上甲片的数目和形状也有差异。霸下又称石龟,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它总是吃力地向前昂着头,四只脚拼命地撑着,挣扎着向前走,但总是移不开步。”,不知何时出现的徒无形,站在蛮帐入口前,抬起头幽幽的说着;月光照在其身上,为其增添了一股潇洒出尘之意。

不过在默道三人的眼里,月光从徒无形的身后照过来,落在他们的眼里,此时的徒无形犹如那来自地狱里的幽灵,尤其是那一头无风自动乱舞的发丝,被其衬托出的形象,在他们眼里更加阴森可怖了。

不过默道三人不知道的是,这是徒无形故意这么做的,为的是在三人对他的印象中留下一个潇洒飘逸出尘的美好形象来。

“阿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徒手强装镇定的向徒无形问道,但从他发抖的身躯便可以看出,此时的他内心有多么的害怕了。

徒无形下半身穿着蛮铠,赤裸着上半身,就站在月光下,抬头望着明月,一动也不动;无形的压力笼罩了默道三人。

他的沉默让得默道三人心里更加七上八下了,胆战心惊的猜疑着徒无形的反映。

“是我逼徒手这么干的,他不干我就会扁他。”默道上前一步,挡在了徒手和战斗的身前,挺胸抬头对着站在那不发话的徒无形豁出去的说道。

默道的话刚一落下,战斗就义无反顾的闪电般蹿上前去,和默道并排而立,护住了身后的徒手。

“我是他同伙,怎么样?东西是我拿的。”战斗也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豁出去了挑衅着徒无形说道;边说还边晃动着他手里的板砖。

被护在身后的徒手,目蕴热泪;感动的看着如山般挡在他身前的两个兄弟。

有此兄弟,夫复何求。

当战斗也站出来,护着徒手的时候;徒无形才低下头来,看向他们。

前额宽大饱满,面如白玉,鼻梁高高的挺起,嘴角噙着一缕莫名的微笑,尤其是一双眼睛,两颗眼珠呈混沌色,会让人心神不由自主的陷入进去。

如果他不是穿着蛮衣,而是像人族一样装束,那么默道和战斗打死也不会相信面前这个儒雅出尘的人会是一个以彪悍粗犷著称的蛮族族人。

这时,徒手也上前,扳开默道和战斗的防护,硬挤到前面来。大义凛然的对着徒无形说道:“他们是我的兄弟,这件事是我教唆他们干的,所有的责任都由我一个人承担,不要牵扯到他们。”

“你••••••”,默道和战斗还要辩解什么,却被伸出手的徒手拦住了。

徒无形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三人相互争抢着责任,不由心中感慨:徒手这臭小子,交了两个好兄弟啊!有此兄弟,夫复何求。想着想着便开怀大笑起来。

正在争抢出头,拦下责任的三人,听见徒无形的开怀大笑,不由的摸不着头脑,望向徒无形。

“哈哈哈,人生难求一知己,又更难得一兄弟啊!哈哈哈,有此兄弟,夫复何求?哈哈哈”徒无形说完这一句话后,又放声大笑起来。

“你这个臭小子,我的蛮帐连你老子都不敢擅自进入,你倒是有种,竟然还带着两个小家伙,而且还将我的蛮帐翻的一塌糊涂的,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们?”,徒无形笑了一会儿,低下头,目中蕴含严厉的目光游离在默道三人身上,嘴角却还噙着那份似有似无的笑意。

看见默道三人臣服在自己的威势下,吓的脸色发青,但却又不肯低头求饶。

又转念一想:他们还是小孩子,不懂事;便又话锋一转,指着默道和战斗,含笑说道:“不过这两个小东西,我喜欢,哈哈哈。”

徒无形的一句话,像是落下了默道三人心中的石头,三人刚泄气准备缓和一下时候;便又听见徒无形说道。

“虽然你们的精神可嘉,要好好保持发展,但是你们却把我的蛮帐搞的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所以你们要好好的给我收拾收拾,当然了,我的人身损失费也是要赔偿的。”徒无形一边抑扬顿挫的拖着长长的声腔说道,一边还带着动作摇头晃脑的甩着手;完全颠覆了他刚才在月光下塑造的完美形象。

徒无形的一番话,九曲十八弯的,七拐八拐的说完后,目中大含深意的望着蔫了吧唧,被他一番话拐的迷迷糊糊的三人。

默道三人听着徒无形唱腔般的说着话,思绪也随着话音左弯右拐着。

三人辨了半天,感情这老货是想劳役和敲诈他们,那目中奸诈、阴险、欠扁的眼神,让刚刚对其印象不错的默道和战斗直接晕厥了;真是眼睛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现实啊!

默道此时此刻也深深地记起了,默善行对他所说过的一句话:你所看到的是真的吗?

“那你想怎样?”战斗一脸鄙夷的看着徒无形,话语不屑的说道。

拿在手中的板砖也跟着晃动着,看到徒无形的目光望向他的板砖,又心虚的收回了手,将板砖藏在了身后。

“哼,别以为我不会动手教育你们,看你们还是小屁孩,就让让你们,别没大没小的,蹬鼻子上脸。”,徒无形冷哼一声,目光严厉而深沉的盯着默道三人,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无形气场已经快要让三人站不住脚了。

“你拿了我的霸下驮碑,而且还擅自滴血认主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徒无形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威势,满头长发狂舞,指着战斗话语深沉的说道。

“你,拿了我的落银寒剑,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徒无形说完战斗,又指着默道,话语深沉的说着。

望着此时徒无形的声势,默道感觉像似一座大山压在了其头顶上,随时有可能会塌陷下来,压死他。

于是不由自主的运行起了冰清心决和腾蛇化仙术还有嘲风所传授的龙髓伐血经。

运转道决后,默道惊喜的发现,在徒无形的压力下,这三种道决运行的速度更加畅快了,在以前修炼的时候,好似带不上劲,现在有外压了反而后劲十足,默道心里暗暗兴奋的发狂运转着三种道决。

再说完战斗和默道后,徒无形又指向徒手,严厉的说道:“你这个逆子,想造反吗?带人来我的蛮帐做乱,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族公吗?”

徒无形严厉的批评着徒手,最后几句话好似惊雷般的炸响在默道的耳边,可想而知正对着的徒手有多难撑了。

默道眼疾手快的出手搀扶住了在徒无形的威压呵斥下将要承受不住弯倒的徒手,战斗在另一边也用手架住了快要跌倒的徒手,和默道两人一左一右的共同支撑着中间的徒手。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要来冲我来好了。”,战斗看见徒手快要支撑不住了;勉强的顶着徒无形的强压,脸色涨红的冲着徒无形,不屈的喊道。

这一下,战斗直接将矛头引向了自己,徒无形的目光中蕴含的混沌光芒直接倾向了战斗,战斗的双腿一下子就被压弯了,但又被默道和徒手传来的劲力,硬撑着扶了起来。

“阿公,不关他们的事,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紧接着战斗,徒手也顶着强压揽过了责任。

徒无形的倾泻对象又对准了徒手。

“冲我来,这件事主要是我干的。”,紧接着两位兄弟之后默道也强行出头,主动的揽下责任,干愿受罚;双眼充血但却不屈的望着徒无形坚定不移的说道。

好似三人的表现让徒无形更加愤怒了,徒无形的双目中溢出的混沌光芒更加炽热繁盛了,对着默道三人齐齐压下。

默道三人顶着强压,脸色涨红,双眼充满了血丝,大腿不停的颤抖着;就是没有一个人去求饶,去弯曲,去放弃;兄弟三人死死的相互支撑着,目光坚定不移的、不屈的望着徒无形。

其实,徒无形这也不是在惩罚他们,而是在考验他们;一方面考验他们之间的手足之情是否坚不可摧;另一方面在考验他们的修道资质怎么样。

令徒无形没有失望的是,他们三个人中没有一个人去逃脱,没有一个人去屈服外压;没有一个人去放弃。

他们之间的手足之情就用不着再去考验了,那么徒无形就来兴趣的,考验起了他们三人的修道资质。

谁能够在他的威压下支撑的最久,那么他的资质也就是三个人中最好的一个。

徒无形来了兴趣的试探着三人的资质,如果三人这时能够看透徒无形混沌天眼散发出的光幕的话。

那么就会发现徒无形现在正在恶趣味的观察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