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太子妃嫁到》太子妃驾到南方 出柜 太子妃嫁到GC

更新时间:2020-03-31 00:05:22

《太子妃嫁到》太子妃驾到南方 出柜 太子妃嫁到GC 已完结

《太子妃嫁到》

来源: 作者:寂轩 分类:架空 主角:白鸟王,东皇

《太子妃嫁到》是寂轩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子妃嫁到》精彩章节节选: 他笑:“我有什么不一样,我还不够喜欢你吗?” 她本是趴在他胸口的,现在她支起身来,用手向他的额头点去:“其实,你真正喜欢的只有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笑:“我有什么不一样,我还不够喜欢你吗?”

她本是趴在他胸口的,现在她支起身来,用手向他的额头点去:“其实,你真正喜欢的只有一件东西?”

他“哦?”了一声。

她柔柔说:“你只喜欢东皇太一头上的垂珠皇冕!”

他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按住她的嘴道:“你是个疯子。”

她厌恶地推开了他:“这个世界上疯的,又岂止我‘洛嫔’一人!只是有些人不敢说出口罢了。”

然后她转过脸来——她的美,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海若翻起身来,搂住了洛嫔的肩膀:“如果我当了皇,你不就是皇后了吗?”

洛嫔哈哈大笑:“那你老婆怎么办?”

海若也笑了起来:“你放心,我迟早会甩了她的。”

洛嫔将唇贴在海若耳边,道:“我还不想嫁给你呢!”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圣旨到!”

海若急忙披上衣衫,来到正殿。

皇家的使者,黑袍铜面的子默已经在正殿等候。

海若单膝跪下。

那子默开始宣读圣旨:“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兹精魅族常年不纳足额贡赋,又暗中秣马厉兵,接纳朝廷叛贼,分明包藏祸心。故而,赐尔节钺,即日率水师十万,便宜行事,荡平精魅族,以扬天威!钦此。”

海若双手接下圣旨:“诺!”

“既然是诸王之皇派我来和您共同领兵,那么,我一定会给您出谋划策的,希望您能和我好好合作。”子默微微转头,自负地说道。

“是,是,一定会和您好好合作的。”虽然听得有点儿不是滋味,但作为一个深藏不露的年轻男人,此刻,他脸上表现出来的却只有谦虚和恭敬。

“哦,还有……”子默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皇还特别吩咐了,一定要杀掉那一个人。”

“谁?”也感到好奇了。

“躲在精魅王身边的语琳。”子默说。

火离二年,太岁在戌。

夏,七月。

南海,怀沙群岛,巨蛇洞。

女夷正将精魅族诸长老召集到此地,来商量要是。

“想必大家也都听说了,率领大军,气势汹汹地往南海来了,只怕不出半个月,就可抵达!”女夷表情严肃地说。

这一刻,洞中的气氛无比紧张。

四周的洞壁上,火焰燃烧发出的“吡啵”之声,如催命音符一般响着。

沃洛在不断踱步,其他的长老们面面相觑,无人敢吭一声。

语琳站在在女夷的身后,以手托腮,陷入沉思。

终于,她在女夷耳边低语了七个字:“我的叔叔白鸟王。”

女夷点点头,看向沃洛、呼都特、韩逍、星纪、析木道:“五位留下,其他人请先走吧!”

众人听了这话,便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了。

很快,整个大厅只剩下女夷、韩逍、语琳、沃洛、呼都特、星纪、析木六个人。

语琳用温顺的目光扫了众人一遍,缓缓开口:“现在没有什么外人了,有话我就直说了。目前精魅族的兵力,只怕不到五万,这一战,当真堪称凶多吉少。

不过,我在离南海不远的苍梧山系中,有一个非同一般的亲人,他就是我爹的义弟兼连襟——白鸟族之王,天才军事家兼琴师,‘飞廉’!

如今情势危急,只能孤注一掷,希望他愿意看在我娘‘梦梵’是为了救他妻子‘若烟’才死的份上,肯出手相助。”

星纪沉吟道:“阿姐,那你有把握说服白鸟王背叛东皇太一吗?”

语琳摇摇头:“但眼下我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拥有枭雄之资,心思缜密,甚至连东皇太一都曾有过要收他为子的念头!更何况,如今他兵多将广而且装备精良……”

“也好。”女夷看着语琳,轻轻地点点头。

在语琳和韩逍乘船离开怀沙群岛的时候,女夷率领着人马目送他们远去。

最后一次回眸,女夷看着求援者所乘的船渐渐地在夕阳下成了一片绚丽而迷离的色彩,霓虹一般倒映在水中,像绝美的染料。

“真没想到,我这个做姐姐的,居然总是要让你为我奔波,为我受伤……”精魅族的王这样自言自语。

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地认可语琳了。

让一个心高气傲的美女去认可另一个美女是多么困难,更何况,前者一直把后者当作了自己的情敌。

“韩逍,我不会再对你抱有任何幻想了!”女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咬着下唇说。

南海的西北面是低缓起伏的龙域丘陵,中间是古木丛生玄密平原,东北面是黄沙滚滚的敞禾高原。

而玄密平原和敞禾高原之间有数道从西北向东南延伸的山脉,统称苍梧山系。

苍梧山系风景秀美,山脉与山脉之间更镶嵌着数个明镜一般的大湖,当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间仙境”!

白鸟族就生活在苍梧山系。

而白鸟族的王则住在苍梧山系南部的一个幽谷之中。这幽谷有一个让人向往的名字,天籁谷。

这一天,语琳骑着骏马,韩逍骑着暗血豹,来到天籁谷谷口。

谷口竖立着几个箭塔。一群身缠白纱、腰束黑带的少女扑打着洁白的双翅飞下塔来……她们的耳朵,也都像一对白色的翅膀。

语琳和韩逍同时脱口而出:“鹤卫!”

少女们在离地三步高的地方停住——白鸟族人终究不是鸟,身体的重量让她们只能低飞。

一个少女有礼貌地问道:“两位客人是谁?”

语琳对她抱拳说:“故人之女。”

少女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你有什么凭证吗?”

语琳上前,将手中的匕首给了那少女说:“这把‘太微宝刀’就是凭证。”

“两位稍等,我去禀报一下。”说罢,少女已向着谷中飞去……

片刻后,那少女又飞回到语琳两人面前,将太微宝刀还给语琳,面露喜色道:“原来是宁公主大驾光临!快随我来吧!”

语琳两人高兴地跟随着那少女走进了谷。

在谷中,到处飘扬着洁白的羽毛。精致的竹楼错落有致。其中并不显眼的一幢,就是白鸟王住处。

白鸟王看起来并不像王,反倒像是一个隐士。

刚到白鸟王的竹楼外,语琳两人便听见了一阵古筝的琴音正逐风而行,暗带忧伤、如泣如诉。

无数灵鸽也被这琴音吸引,在竹楼上低低盘旋,久久不去。

少女在竹楼前停下,轻轻向语琳两人道:“王在,你们进去就是了。”

语琳与韩逍对望了一眼,随即拾级而上。

“咔……”语琳推开了轻掩的竹门,却看见一个宫鬓高耸的,额头上长有蜗牛般的触角的妇人先迎了出来。她一身紫色丝缕,国色天香。

“姨!”语琳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她,“姨这些年可好?”

若烟喃喃道:“我很好的。”

语琳松开手,看向前方,只见一个资质花心、仪容秀丽的男子正低头抚琴,仿佛心外无物。

他一身白衣,黑发如水一般流淌在这白衣之上。岁月,让他的脸更显示出成熟男子的沉稳与涵养。

是白鸟王,飞廉!

语琳两人静静伫立,直到,“铿”的一声,这白衣男子收住了琴音。

白鸟王抬起头来,目光温润平静,他看着语琳:“你长大了……”

“是的,长大了。”语琳口气听起来有些无奈。

白鸟王淡淡一笑:“听说你收服了精魅族五部,这样的才干,大哥如果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

突然,语琳在白鸟王面前跪下:“请叔叔为我做主!”

白鸟王轻轻地皱了皱眉道:“如今南下,势不可挡,你是要我出兵助你吧?”

语琳期待地看向白鸟王:“是的。”

白鸟王却另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不,我不会出兵的!”

语琳大惊失色,像是从来就不认识这个人一样地打量着他问:“为什么?叔叔。”

白鸟王平静地说:“我有我的理由,孩子,我是为你好。”

语琳豁然站起:“叔叔,我叫你一声叔叔是因为,你是我爹的结义弟弟。难道,你竟然这样地冷血?”

白鸟王也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语琳身前:“我是为你好,也是为了整个天下好。你一向懂事,请不要这般不讲道理。”

语琳秀眉紧蹙,终于笑起来:“如果叔叔真地不肯帮我,那么,我也只好告辞了!”说罢转身要走。

“啪、啪。”白鸟王出手,封住语琳的穴道。

“你!”韩逍大惊失色,“呛!”血色长刀出鞘。

白鸟王面无表情地说:“你把刀放下,我就保证,我不会伤害我侄女一丝一毫。”

“来人!”白鸟王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一众鹤卫进屋,纷纷单膝跪下乞命:“王……”

白鸟王指了指韩逍道:“带这位少将去休息吧。”

韩逍无奈,只好跟着这些鹤卫们往外走去,忽然,他转过头,对白鸟王说:“白鸟王,你如果伤害自己的侄女,只怕天理难容、人人得而诛之!”

白鸟王微微一笑:“我怎么会害她?”

“来人!”韩逍走后,白鸟王又唤道:“飞续!”

一个白纱金带的少年从后室转出,他的白羽状右耳上带着枚蓝水晶耳坠,整个人翩若飞鸿……他说:“老师,有什么吩咐?”

白鸟王看了语琳一眼道:“现在,宁公主的戾气太重,这只怕会有损她的阳寿。飞续,以后的日子,就拜托你带着她学学古筝和道家的诸书。”

“是,老师。”飞续应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语琳,“宁公主,我们又见面了,距离上次在帝都‘演武大会’上见你,似乎,已经过去三年了吧?”

语琳苦笑:“人生如梦。那次演武大会后不久,妖兽族就起了叛乱。我爹前去平叛,大获全胜,却反而落下个勾结外族的罪名,让暴君给杀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更多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