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爱不曾恨晚》相爱恨晚纳兰雪央 完整版未删节 相爱不曾恨晚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22 00:04:23

《相爱不曾恨晚》相爱恨晚纳兰雪央 完整版未删节 相爱不曾恨晚全文阅读 已完结

《相爱不曾恨晚》

来源: 作者:烟云 分类:婚恋 主角:楚若,南宫辰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烟云原创的婚恋小说《相爱不曾恨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若,南宫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见楚若一脸懵,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南宫辰涩涩一笑。 缓缓起身,他清俊绝伦的眸子,既黯淡,又晦涩。 以为南宫辰要走,楚若一下就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楚若一脸懵,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南宫辰涩涩一笑。

缓缓起身,他清俊绝伦的眸子,既黯淡,又晦涩。

以为南宫辰要走,楚若一下就慌了,她上前一把箍住对方的腰,“别的我还没弄懂,但我知道我爱你!我确定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虎躯一震,南宫辰紧凝着怀里的小人,对方珍珠似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精巧的下巴上,也滑进了他心里。

轻轻拥住楚若,他拖着对方的后脑勺,在楚若光洁的前额落下一吻,“你累了,早点休息吧,乖。”

离开了南宫辰炽热的胸膛,楚若依依不舍,感觉心脏的位置突然就变得空落落的。

“对了,你的新造型,很好看,我都有些移不开眼。”背对着楚若,南宫辰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匆匆带上门。

听到屋内传来楚若小声的欢呼,他莞尔一笑,眼底暖融融的。

“咳咳!少将?”本来在面壁思过的褚澈,试探性的上前,约莫是觉得南宫辰应该已经消火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见南宫辰还是处于愠怒中,褚澈撇撇嘴,一脸憋屈,仿佛在感慨自己和楚若的待遇差别太大。

“老爷刚才打电话来,说明天想跟你聚一聚。”

点点头,南宫辰面色疲倦的吩咐道:“那你还不赶紧订个酒楼?”

为自己倒吸一口冷气,褚澈便秘一般回答说:“可是,呃,老爷说不用麻烦了,在家里备宴就行。”

唰的一下抬起头,南宫辰难以置信般追问道:“你答应了?”

“少将,我敢拒绝吗?”

轻呼出一口气,南宫辰头痛不已。

坐在沙发上烦闷了半天,他才想起来一个疑点,“褚澈,我爸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要通过你来转达?”

瞳孔疏忽放大,褚澈吓得脸都青了,“少将您千万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能是老爷安插在您这里的眼线呢?您自己寻思啊,他给您打电话的话,您肯定会一口回绝的啊,但是属下哪有那个胆?”

听了褚澈的分析,南宫辰更加郁闷。

虽然用老奸巨猾来形容自己的父亲是大不孝,可他此刻就是这样认为的。

“那个……少将啊,还有一件事。”

“还有?”

感觉南宫辰已然生无可恋了,褚澈却必须汇报完,“就是,那个,顾老爷子一起来,兴许还会带上顾小姐。”

“搞什么?相亲吗?”眼睛几欲喷出火来,南宫辰忍不住嘲讽。

“少将,您要是不愿意,老爷也不能拿你怎么着啊,何况顾小姐的性格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相信老爷他不会这么糊涂。”

听了褚澈的安慰,南宫辰的怒气逐渐平息,且含笑调侃道:“你小子还挺记仇。”

纵使南宫辰万分不欢迎自己的老爹带人来打搅他,可对方到底是他老子,不能不给面子。

于是,翌日清晨,数十名佣人就在别墅内外忙碌起来。小到一盆盆栽的摆放位置会碍眼,大到宴席食材的采买和清洗,总之佣人们忙得热火朝天。

毕竟来客是顾圣平和南宫尚,这两位在商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没人敢掉以轻心。

哪怕是楚若这种平时粗心大意的,都能感受到此次接待的隆重。

“褚澈哥,是不是南宫伯伯要来了?”

“你这次倒挺机灵,确实是老爷子要来坐一坐。”

听到自己猜对了,楚若反而没那么好奇了,甚至变得郁郁寡欢起来。

虽然南宫辰和南宫尚是父子的关系,可对她来说,却不是同等的存在。

被养在南宫辰身边多年,她压根儿没见过南宫老爷子几回。对方待她,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疏离冷淡。

不知为何,她很惧怕南宫尚,那种一站到对方跟前,就不由得战战兢兢的胆怯,至今让她记忆犹新。

“褚澈哥,那等南宫伯伯来了,我可以躲在房间不出来吗?”

“噗!看你这老鼠见了猫似的小模样,行吧,反正今天客人多,少将也没工夫留意你。”

“嗯?客人多?还有谁啊?”

“还有顾老爷子,那个……说不准顾小姐也会来。”

意外打听到这些,楚若的精神更加萎靡。

满脸落寞的她,垂头丧气的往屋内走,并开始犹豫到底还要不要躲着不见客。

她确实畏惧南宫尚,可更担心顾梓漾会缠着南宫辰,眉毛拧作一团,楚若愁眉苦脸的趴在二楼的楼梯扶手上。

“少将!老爷和顾老爷到了!”

听到褚澈的通报,楚若脚底抹油般飞快的窜进书房。都还没看到南宫尚的身影,她便没勇气再走出去了。

耳朵贴在门背后,她小心翼翼的聆听着楼下的响动。

在一片喧哗中,她清晰的捕捉到顾梓漾娇柔的声音——

“南宫伯伯,一段时间不见,您可是越发精神了呢!”

“梓漾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嘴太甜了,太会哄人,哈哈!”

南宫尚对待顾梓漾这般平易近人,不由让楚若心里吃味。

为什么独独面对她的时候,南宫伯伯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颜色,不像现在这么幽默慈祥呢?

心里正酸楚,楚若又听见顾圣平说:“咦?阿辰啊,怎么不见你养的那个小丫头?”

眼睫一颤,楚若暗道不好,正急着寻觅下一个地方藏身的时候,褚澈就找过来了。

“小姐,恐怕您不能不去见客了,顾老爷点名要见见你,少将不好回绝。”

无奈,楚若只得跟着褚澈下楼。

楚若一现身,客厅里三束目光就齐刷刷的扫向她。

南宫尚和以往一样,淡漠中略带不喜;顾梓漾则是对楚若全新的形象表现出不满;至于顾圣平,当然是和自己女儿一个鼻孔出气,可作为长辈,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等楚若在长餐桌边落座,顾圣平便语气玩味的调侃道:“阿辰,你收养的这个丫头,长得倒很标致。”

“顾伯父抬举了,平平之姿而已。”南宫辰淡淡一笑,随手将餐巾递给楚若。

两人短暂的视线交流,让无所适从的楚若安心不少。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上菜吧。”

各色精心烹饪的佳肴上桌以后,老实安分的楚若,眼睛只盯着自己眼前的这一方小天地。

顾梓漾不知出于何意,竟亲手给楚若夹了块鲍鱼。

不敢表现出异样,怕丢了南宫辰的脸,楚若乖乖的埋头去吃。

“没规矩!”

南宫尚一声呵斥,吓得楚若小脸惨白,咀嚼的动作都停顿了。

顾圣平则和顾梓漾相视一笑,看似在缓解气氛,眼中的鄙夷却真真切切。

“爸,不过是个家宴,你这么计较干什么?况且她还是个孩子,我平常也没有过多约束她。”留意到楚若煞白的脸色,南宫辰极力护短,且对南宫尚表露出埋怨。

“哦?你也觉得她只是个孩子是吧,我还以为你不是这样想的呢……”

明显话里有话的南宫尚,前一秒还在生气,这一秒却笑得十分狡黠。

听懂了自己的父亲在暗示什么,南宫辰没有理会对方,只第*一时间去观察楚若。

“我吃饱了,顾伯父、南宫伯伯,你们请慢用。”嗖的一下站起身,楚若将脑袋垂得很低,没人看的清她此刻的表情。

目送楚若背影苍凉的往卧室走,南宫辰深深皱眉,脸上写满了不放心。

“小辰,看什么呢,陪你顾伯伯喝一杯啊,梓漾还坐在这儿,你别冷落了人家。”强行拉回南宫辰的注意力,南宫尚的意图已经很明朗。

极力克制着心底的不满,南宫辰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瞥了眼自己的父亲后,便强颜欢笑的朝顾圣平举起酒杯。

“顾伯父,感谢您今天赏脸大驾光临,我敬您一杯。”

“呵呵,阿辰你说得这么见外做什么,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嘛,哈哈……”

本就笑意未达眼底的南宫辰,一听到“一家人”这种话,笑得就更加勉强了。

客厅里热闹非凡,楚若却躲在卧室泣不成声。屋外的欢乐和屋内的悲伤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