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望京阙》联想望京售后 H文 望京阙T吧

更新时间:2020-09-04 18:04:05

《望京阙》联想望京售后 H文 望京阙T吧 连载中

《望京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酒酒小卿 分类:穿越奇情 主角:傅青,温仪

完结小说《望京阙》是酒酒小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奇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青,温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多年为官经验告诉他,无论荣誉爵位有多高,也不管是何派系,只要手中没有实权,这种泼天富贵,最多只是寻常百姓眼中的富贵,在朝中说话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多年为官经验告诉他,无论荣誉爵位有多高,也不管是何派系,只要手中没有实权,这种泼天富贵,最多只是寻常百姓眼中的富贵,在朝中说话也好办事也好,根本就不会有人把你当回事。他在严寒艰苦的边境努力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这个结果,他如何能满意?

良久,他才道:“去接近官家,成为皇后,将今日傅家被夺走的权力和荣誉,一件一件全部拿回来。”说罢,他死死的盯着傅青纾。

这个年仅八岁的孩子,在听到这番话后,有点不知所措的哆嗦了一下,看着他的目光也渐渐转为陌生。或许,她此刻在责怪他,将她当成了一个工具;又或许,她在难过,难过他这个爹爹怎么可以这样无情,为了一个莫须有的荣誉,将女儿推进那深如海的宫内。但他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在哆嗦过后,在无措过后,平静的开口问他:“那我该怎么做呢?”

一时之间,傅东来隐约有种感觉,他的这个计划,说不定真的能成功。

次日,那些醉酒的将士尚未醒过来,傅青纾已经收好行礼,跟着黄衣女使进宫去了。只是她在去的路上,突然想起,这京兆的迎着寒雪盛放的美丽的花、路边冒着腾腾热气的小吃,那些暖和却美丽的衣服……她都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逛一遍。她想起那个好看的人,又想起才刚来到这座都城就要和家人分离,连江叔叔他们都没来得及道别,连即将启程回京兆的娘亲妹妹都未见面,心中就满是愧疚,以及对未来的无知的恐惧。

入了宫,原本入宫学习的王公贵族的子女是要住在讲筵所后面的宫舍的,但淑寿公主强烈要求,又经太皇太后同意,让傅青纾与淑寿公主同住。傅青纾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才适应这陌生环境,略微有点睡意,此时发生了一起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淑寿公主爬上了她的床!

呃……怎么说呢,确实是爬上了她的床,而且是半夜爬上了她的床,但却仅仅是爬上她的床。只是当时,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还以为淑寿公主像以前王叔叔喝醉酒说胡话时描述的那般,有特殊爱好!

当时她刚有点睡意,就感觉有人贴上来,吓得直滚下床,瞧分明是淑寿公主后准备爬上去,顿了片刻又下来,老老实实跪在脚踏上,丝毫不肯挪动半分。

淑寿公主瞧她的的模样,知道傅青纾想歪了,却只觉得好玩,于是逗她:“快上来吧,等会儿温仪她们就要发现我们了。”

诶,发现什么?傅青纾不知是冷得发抖还是吓得牙齿打颤:“这这这……,这不合规矩。”

淑寿公主捂嘴忍住笑,道:“什么规矩不规矩,要是讲规矩,我就不会跟皇祖母强要了你来。”

这个“强”字又刺激到了傅青纾,她吓得嘴上直念阿弥陀佛,心里却怪那些将士叔叔们往日说话太没遮拦,早早地给她灌输了这等下流之事。淑寿公主这才唤了女使温仪进来,把刚才的事当笑话说了,惹得整个寝殿深更半夜都是笑声。

嗯,笑她的!

傅青纾瘪瘪嘴,一言不发等她们笑完。这时淑寿公主才想起脚踏上傅青纾还跪着,于是道:“好啦,逗你玩的。我就是觉得一个人睡觉,太无聊了点,所以才让皇祖母把你分在我的宫殿,这样我才不孤单嘛!”

傅青纾有点分不清她话的真假,跪在地上没动。

淑寿公主盖了被子躺下,不快道:“你到底上不上来?我要睡觉了。”

这好像是我的床!傅青纾心理暗暗嘀咕,直起身往床上爬去,谁知淑寿公主又来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快来吧。”傅青纾“咕咚”一声,又吓得滚到地上去了。淑寿公主爆出一声大笑,笑的眼泪直流,笑的直接捶床:“傅青纾,你真的是太好玩了!”

傅青纾总觉得这个公主不太像公主,像她院子里的柳妈妈!爱讲精怪故事吓人、爱逗趣儿,尤其爱捉弄她。

待确认淑寿公主只是逗她好玩,傅青纾这才睡下。她只感觉旁边那个人又悄摸的挪了过来,傅青纾无奈,往床沿挪了一点。但那人跟赖皮虫似的,你挪一寸,她进一尺,最后都到床沿了,只好任由她抱着自己睡。次日一大早,她是在淑寿公主的鬼叫中醒过来的,原来是起晚了。好不容易洗漱完准备去讲筵所听课,旁边一个书箱递到她手上,傅青纾一阵错愕的接过。

温仪给淑寿公主系好火红昭君袍,才对傅青纾说:“公主说以后去讲筵所就由你陪着,你拿着的是公主的书箱,里面贵重物品很多,且莫要弄丢了。”

淑寿公主挑眉看了她一眼,往外边走去,见傅青纾没跟上来,不满的唤她:“还愣着干嘛?讲筵所的先生可都是老翰林,我们迟了会被罚的。”傅青纾这才跟上,心中却道:“这哪里是给公主作伴,分明是给她当女使好嘛!”但心里如何腹诽,面上却始终不显。

淑寿边走边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在说我怎么把你当丫鬟使,对吗?”

她怎么会知道?傅青纾忙摇头:“哪里哪里,公主误会了。能为公主做事,是我的荣幸。”

淑寿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有点浮夸且一眼就能看破是演的道:“那好。哎呀,我突然想起昨日温习的书忘带了,你且回去帮我拿来。”

啊?傅青纾望着来时的路曲折迂回的路,硬着头皮点头,转身就往后走,待她拿了书本,走到适才与淑寿分手的转角时,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不用想,这个淑寿一定是故意的!她一个人左转右转,找不到出路,忽然听到先生讲课的声音,于是循着声音走过去,抬眼一望。

前面是一个湖,冬日寒冷,湖面结了冰,湖边杨柳树赤条。

湖后是一个讲习所,四周垂着竹帘,却并不严密,依稀可以望见里面的端坐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