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 出柜 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激H

更新时间:2021-01-06 00:08:33

《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  出柜 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激H 连载中

《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

来源: 作者:M.达西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卿,秦佳人

主角叫秦卿,秦佳人的小说是《间谍皇后:戾君的独宠》,它的作者是M.达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暮澜修上前又道:“秦卿前脚出来,你就迫不及待地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暮澜修上前又道:“秦卿前脚出来,你就迫不及待地跟着出来,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不等暮回雪说话,他又道:“几次双福记里听书,你何曾说过一句话露过一次面,今日破例不顾身份跑了出去;也罢,只是那秦卿都走了,你竟然跑出去追了上去寻人姓名……唔,连这种奉承的晚宴都愿意参加了,你倒说说你这般转变究竟是为何呢?”

“我……”暮回雪低眸,似是被说中心事一般,只见再抬首,却依旧是风轻云淡的笑容,“大哥多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如常,大哥何必多想。”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话从你嘴里出来就是对味儿。”

暮澜修语气怪诞,躲在一旁的秦卿听得直冒鸡皮。这两兄弟一个淡然若云,一个深沉如夜,究竟是不是一个爹妈?

秦卿一个寒颤,忙回身想要离开,却被身后的人撞个满怀。

“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小桃儿一副松了口气般,紧紧抓住秦卿的臂膀,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把刚找回来的小姐弄丢了。

秦卿直了直腰板,乜见树影那边身影晃动,竟是要往这边过来。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拍了拍紧张过头的小桃儿,道:“小桃儿,这地方杂乱得很,稍不注意我就找不到你了。”

“也对!”小桃儿望秦卿身后细看,忽惊讶地福了身,恭敬道:“奴婢见过殿下,二公子。”

“免了。”暮澜修一马当先,拂手道:“小桃儿是吧,你先下去吧。”

“这……”小桃儿有些迟疑,见秦卿使了使眼色便应道:“是。”

暮澜修眼见着小桃儿身影渐渐消失,再回头,暮回雪已然上前,满目温柔:“夜里露重,秦卿姑娘要注意身体才是。”

“你不用总说姑娘姑娘,就叫我秦卿便是。”秦卿索性道,不然这么个书呆子和自己说话,还不得累死!

“秦卿。”暮回雪脸颊一红,楞了一下才缓缓开口。

暮澜修倒熟人似的,上前道:“秦卿,我真的很奇怪。一个失忆的失踪小姐,怎么会记得自己的姓名?”

暮澜修桃花眼一瞄,有股算计的味道。

秦卿不防他这么一说,她从前世就叫秦卿,哪里知道这副小姐身子也叫秦卿!

她默然一笑,脸上有些许落寞伤感来,“这,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只是那老夫妇说过,我在昏迷期间迷迷糊糊回答过他们的询问,才知道我叫秦卿,之后也就这么唤我了。”

暮回雪见她难过起来,忙安慰道:“秦卿,往事已逝,不必介怀。如今你已经回到真正的家,寻到亲人,那救你的老夫妇也会安心。”

秦卿直点头称是,回以感谢的眸光。眼前这公子虽然呆傻的可以,不过一副古道热肠,倒是正人君子。

只是他那位大哥可不是!

“适才秦卿知晓我二人身份,好像一点也不惊讶?就连知晓自己的身世,也无太多余的惊喜?”

秦卿抬眼,直勾勾盯着暮澜修那双桃花眼,勾起唇淡笑道:“我为什么一定会惊讶?我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而它也并无要让我惊喜的理由,富贵?荣华?一个曾经死过一次的人,这些重要吗?”

这些倒是真话,相府大小姐,富贵荣华于她秦卿,究竟有什么诱人的?不过又多了一个囚笼而已。

“再说,丞相夫人都对你们畏首畏尾,你们的身份不言而喻,只是头衔的问题而已……”

夜色下,秦卿一脸淡然,似乎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那眉眼里虽是无波,却难以掩盖深深的愁绪,在说到富贵荣华算不得什么的时候,竟然流露些许痛苦来。

这些都叫暮回雪清晰地瞧在眼底,他心头泛出淡淡的苦味,他是在为她而难过吗?为她经历大难不死后,对于亲人团聚都无动于衷的悲叹?

暮回雪深深盯着她的脸,忽转开眸光正好瞧见同样意味深长的桃花眼,不禁连忙低下头去。

“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秦卿不顾他二人面色,兀自穿过暮澜修,临了面对暮回雪那张温柔的眸光,心里忽地一软,微微对他一笑。

他眸子里明明是闪烁着柔光,是在心疼自己吗?真是个书呆子,一句话就能买断他的心。

小桃儿站在路口处静静地等着,听得身后的脚步声,忙回身看见秦卿正疾步走来。她赶紧迎了上去,“小姐,赶紧回屋吧!”

秦卿听她语气里有些着急,似乎还有点害怕。不禁心里疑虑起来,她深深看了小桃儿一眼,笑问:“怎么了?”

秦府的夜宴已经结束,可后院里你来我往似乎还没有停息。

刘夫人在这宴席之上如坐针毡,甫一送走贵客便急忙回房休息着,只不消一刻,秦佳人就气急败坏地推门而入,又把稍稍安下心躺着歇息的刘夫人吓了一大跳。

“佳人!大家闺秀哪里有你这般走路的!太没规没距,还把我吓了一跳!”刘夫人扶着床沿坐起,捏着绣帕的手还时不时拍着受惊的心口。

秦佳人哪里管得了她那位容易受惊的母亲,一下子坐在凳子上,还不忘再锤上粉拳,一时间茶盏作响。她愤恨地瞪着半开的门外,气急道:“娘!她一回来就勾搭上太子殿下还有回雪公子!方才我出去想要送送公子,竟瞧见他们正和那贱人聊的热乎,我刚要上去,那小桃儿贱人竟然赶紧知会去!弄得公子急急离开,好似他们一副见不得人似的!”

她一口气说出来,不见得解气反而更来气!宴席即散,就见秦卿突然离席,不一会连回雪公子都跟着离开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等到太子殿下坦言时候不早该离开的时候才赶紧离席,可一出去竟谁的影子也瞧不见。

许是夜色深深,她也不喜去那阴森森的吟风楼,等听见那边有人声再赶过去,那明明在路口守着的小桃儿竟急忙往小径里迎出秦卿来。这不是摆明有事儿!

想到这里,秦佳人又是一通火,手腕边撒出水的茶杯也受到波及,被她一甩手扔出门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