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撩国》撩国之利刃 straight(直人文) 撩国女王

更新时间:2021-01-27 00:02:37

《撩国》撩国之利刃 straight(直人文) 撩国女王 连载中

《撩国》

来源: 作者:紫树叶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王一龙,南王

主角是王一龙,南王的小说《撩国》此文是紫树叶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大臣们都以为,镇南王王一龙这回来势汹汹,不会饶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臣们都以为,镇南王王一龙这回来势汹汹,不会饶了杨家。

他的手中如今有两条盘龙棍,一条赤色一条青色。这两条棍在他手里,若说半壁江山在他的手中,一点也不为过。

就是因为他手中的这两条盘龙棍,扼守南疆,才让南国这几年来没有非分之想。

想当年,琪琪格为了给她的四名弟子搞到好武器。琪琪格下山花了二百两银子,请来八名工匠,偷偷上了蟠龙山,在蟠龙阁的后面,由蟠龙道长经过多年培育的七棵蟠龙树,其色彩各异,由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组成。

琪琪格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早晚会败露。但是为了报复前夫,也就是当年的花心皇上巴特尔,她令八个工匠不分昼夜地轮流锯,共花了七七四十九天,才锯下了赤、黄、青、紫四棵蟠龙木。这大大出乎了她的十天预期。

琪琪格知道,这几棵树非常结实,她的师父黄依云曾告诉她,这蟠龙木只有在蟠龙山才生长,而且还不易活。

每年的Chun天,蟠龙山上,会出漫山遍野的蟠龙树苗,但是能成活下来的几乎没有。因为这蟠龙木与别的树不同,在树苗出来的半年里,不能长时间接受阳光的照射,只能接受阳光两个时辰。也不能遭雨水,它只能接受露珠。

半年后,只要具备这样的条件,它就能成活下来,但生长很慢。

蟠龙道长经过了十年的试验,才培育出这七棵来。如今已经有四十九年的树龄,却只有女人的手腕粗细。

琪琪格为了促使八个木工加油干,除了丰富的一日三餐,还额外又多给了一百六十两白银,以资鼓励八位木匠。

琪琪格没敢贪心,没有全部锯了,她给道长留下了三棵蟠龙树。

琪琪格把四根蟠龙木,经过仔细打磨,发给四名弟子,老大赵元龄用的是赤色,老二李矩用的是黄色,老三王一龙用的是青色,老四陈璟用的是紫色。

琪琪格选的这四名弟子,都是有武学功底,四人花了两年时间,精通了琪琪格的祖传棍法。这棍法诡异,招招往人的死Xue去。砸挑劈刺扫,棍子过处,树叶沙沙响,灰土铺面来。再加之蟠龙棍特有的坚固,使得刀碰刀断,枪碰枪弯,锤遇锤飞。

琪琪格自己都没有想到,盘龙棍会有如此大的威力。怪不得蟠龙道长在时,视若珍宝。

琪琪格庆幸九尾狐趁着蟠龙道长云游不在,偷偷下山去了,否则,她是无法靠近蟠龙阁的。以九尾狐的能耐,根本不会让她沾边。

琪琪格的四名弟子,凭着这盘龙棍,加之诡异棍法,入宫绞杀琪琪格痛恨的后宫佳丽,缉拿巴特尔,如入无人之境。

大师兄赵元龄死后,其妻王昕慧把赤色盘龙棍,转交给自己的弟弟保管——也就是镇南王王一龙。

王一龙自大哥赵元龄死后,自己提出要去镇守南疆,他把家也安在了南疆,朝中若无重大事情,他很少回来。

当年,朝中甚至有人议论,说皇上李矩给予镇南王王一龙的先斩后奏的权力,完全怕那两根盘龙棍。

此话不可当真。

且说王一龙回到京城前,却早有快马来报的。皇上李矩,亲自带着文武大臣到南门迎接。

大风中,南门外,王一龙缓缓从车里出来,臂上挽白。他的跟随,全部披麻戴孝。

“三弟,你总算来了,四弟被害了!”皇上典着大肚子,极艰难地弯下腰,抱住王一龙,痛哭流涕。

两人哭了一会,王一龙扶住李矩,红肿着一双眼睛道。

“皇上节哀,四弟做事鲁莽,过去我曾劝他,他就是没记性!如今却落了个如此下场。”

“都是朕的错,是朕没照顾好他啊!”

“皇上,话不能这么说。我在南疆接了飞鸽传书,说是四弟被抄家时,皇上也不在京啊,这怎会是您的错?”

“是啊,若朕在,谁敢对四弟下如此毒手!”

李矩拉着王一龙的手,往回走。

众大臣在门口迎着,就地跪下。

“臣等在此恭候南王归来,南王一路辛苦,给南王请安!”

“诸位大人,快快请起!”

众大臣起来,掸了腿弯上的泥土,站立两旁,给皇上与南王让开一条道。

杨桐披麻戴孝,身披荆棘,从门里迎着皇上与南王走来,跪下,双手摊开,伏在地上。

“罪臣之子杨桐,恭请南王大安!”

“杨大人,快快请起,为何行如此大礼?”

“王爷,家父犯下滔天大罪,已于昨夜狱中领罪**,罪臣之子,愿代父受罚,全凭王爷处置!”

镇南王忙地上前,扶起杨桐,亲自为他拿下荆棘,扔掉。

“朝堂之事,我已听说。杨大人能深明大义,与糊涂的父亲据理力争,令本王佩服。杨大人,切不可自责,责任在丞相,与您无关!”

镇南王握住杨桐的手,稍作安慰。复又转向李矩道。

“皇上,我于南疆防守多年,南国年年闹水灾,流入我北国乞讨者众,这其中难免混有南国细作,探我北国军情,坏我北国大臣的名誉,东王谋反一事,难免是他们所为,皇上可查明了么?”

“东王已死,那勾结东王的南国使者被杨基杀了,如今只有东王给南国皇上的信笺一封。”

“皇上可曾比对?却是东王的笔迹?”

“朕回京多日,第一件就是落实此事,经过从四弟府中拿来的纸墨看,确实很像。但是召集众多颇有名望的老先生大学士,经过两日比对,这封信笺不是东王手笔,此乃有人逼真地模仿了四弟手笔,故意陷害四弟!”

“一般人看不出来?”

“别说一般人了,便是朕看后,也确信出自四弟之手。但朕怎么可能相信四弟会谋反?当年你和四弟一再退让,非把这皇上之位让于我。若说四弟谋反,岂不多此一举?当年他来坐这个位置不就是了,何必要等到今日谋反呢?三弟,四弟一死,朕已无心料理朝政,朕想退位,还是你来做吧!”

“二哥,说什么呢?想当初,数你最适合了,您有勇有谋,怎比的我和四弟。要我挂帅带兵打仗,这个我不含糊,确实要比您强。若是要我做皇上,只怕南国未打来,北国已内乱了。我哪有您这能力,去治国呀?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了,治国,让百姓安居乐业,这个不是我擅长的。而四弟有勇无谋,冲锋陷阵他比我们两都强,若说他做了皇上,只怕文武百官都弃官回家种田罗,谁还服他呀?”

李矩拉着王一龙的手。

“三弟太谦虚了!”

“听说四弟的一双儿女都跑了,不知皇上派人寻找了没有?”王一龙没有接皇上的话,他转了话题道。

“朕回来的当天,就已经下令,各个地方官即刻派人寻找,哪怕是大年三十,也得给我出去找,直到找到为止。”

“还是皇上思虑缜密啊!”

王一龙笑了笑,眉宇间掠过不易觉察地担忧。

“皇上,不知四弟的坟茔在何处?”

“四弟和弟媳的坟茔已被我迁往皇家陵园。三位将军及家人亦予以厚葬。”

“哦!”王一龙哦了一声,想了想,抬头道:“皇上,我想单独去与四弟说说话!”

“好吧,我一回京城的时候,也是独自一人在四弟的坟上呆了许久的。来人,送三弟去皇家陵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