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骗婚狂夫》逆天狂夫太嚣张 小说完结版 骗婚狂夫同人

更新时间:2021-01-27 10:03:37

《骗婚狂夫》逆天狂夫太嚣张 小说完结版 骗婚狂夫同人 连载中

《骗婚狂夫》

来源: 作者:甄妮宝贝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兰晔,梅子和

主角叫兰晔,梅子和的小说是《骗婚狂夫》,它的作者是甄妮宝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有些哀怨的低着头,眼睛骨碌乱转,考虑着怎么让等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些哀怨的低着头,眼睛骨碌乱转,考虑着怎么让等待的时间尽量缩短。

兰晔全当没听见,将头发随意扎在脑后,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只不过两天时间,竟瘦了一圈,灿若星辰的眸子下是两轮重重的黑眼圈儿。

不顾梅子和西里眼中的渴望,强行拿过梅子和西里手中的咖啡杯,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的功夫,西里和梅子就听见厨房传出‘呜呜’的动静。

留下梅子和西里大眼瞪小眼。

“干嘛不直接问!”梅子怨念的道,她还没来得及喝呢,那可是上千块的咖啡豆啊,兰晔现在也是一败家娘们儿。

梅子一直不太明白兰晔,总是如此的追求完美,其实怎么样的咖啡不是喝啊,她也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无非是苦的程度不一样罢了,像她多好,有什么喝什么,典型的不拘小节。

“让我问就要以我的方式问!”西里回道,对梅子发送过来的怨妇一样的眼神视而不见。

三人之间一向是这样,虽然西里的神经大条,可在对待兰晔的问题上,却是所向无敌,而梅子,虽然心思细腻,表面上看去非常懂女孩子的心思,可对兰晔却是束手无策,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梅子不明白,和兰晔较量,不能直面出击,要懂得迂回战术,其实两个人的小心思哪里瞒得过兰晔的眼睛,西里是在换一种方式等,等得兰晔没有耐心了自己主动说出来。

两人都知道,兰晔就是这样的人,她想说便罢,不想说,就算是硬撬开她的嘴,也是徒劳,只是西里更知道如何逼得兰晔缩短她们等待的时间。

西里拿过水果盘里的蛇果,啃得咔嚓作响,眼神颇为得意,她知道,等得已经差不多了,如果不出意外,呆会儿兰晔从厨房出来,奉上一壶纯正的Espreso的同时,也会把前天发生的事说给她们听,也许不是全部,但足够她们知道蛛丝马迹。

梅子无奈的抱了抱脚,往沙发里缩了缩,拿过一个抱枕放在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一阵浓郁的咖啡香飘然而至,兰晔放下咖啡杯,瞥了眼西里,一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咚’蛇果落地。

梅子在沙发里笑出声来,发出咯咯的动静。

“不是吧!”西里苦着一张脸,还不能接受此种事实,这兰晔的道行似乎高了不少。

“那天狂少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西里见兰晔的门紧闭着,跟天借了个胆,只想一吐为快。

“嗯!”梅子也觉得奇怪,展狂那天何以走得那么仓促?浴巾啊,虽然只是一瞥,可那比模特还棒的身材,她不得不承认,兰晔真是捡着了。

三人都典型的色女,在对待美男的问题上,向来是该看的不要放过,不该看的,也想着法的看。

“你说那天狂少出现,带走了兰晔,既然他还这么关心兰晔,他们应该会旧情复燃吧!”西里大胆臆测。

“嗯!”展狂那天出现在酒吧也太巧合了,虽然他原来也是那里的常客,可梅子总觉得哪里不对。

兰晔回到房间,打开电脑,点开WORD文档,食指飞舞着,最后按下回车键,环胸看着打印机,‘呜呜’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格外的响亮。

辞呈!

将列印好的文件重新看了一遍,确保措词合适,语言优美,兰晔黯然一笑,将文件折好放进事前准备好的信封之后,放进了包包里。

没错,她已经决定了,辞职!

无论她能力有多么出众,都抹杀不了她打了展狂那一巴掌,从私人角度讲,她已经得罪了展狂,从公司角度讲,她以下犯上,结果都是一个字——死。

她还想继续在这个城市呆下去,在这个行业呆下去,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主动辞职,说不定还能混一份含满赞扬之词的离职推荐信。

也多亏那天是周五,经过两天的沉积,想必周一会好过一点儿,也希望展狂能够公事公办,不要掺杂过多的私人情绪。

回到客厅,仿佛终于放下了心头的石头,兰晔歪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假寐。

“那天只是个意外,我和展狂已经结束了,明天我会递交辞职,然后为下一个工作做准备,其他的事情,多一字都不要问!”幽幽的开口,兰晔算是满足了她们两个的好奇心。

好吧,这确实是她们想问的。

因为周六早晨,她们两个都看到了从兰晔房间离开的展狂——仅围了一条浴巾的展狂,害她们狂声尖叫,直呼上天厚待,她们当然以为二人旧情复燃,想当然的兰晔的工作可保,结果……

梅子点点头表示收到,并对西里做了个封口的动作,抬抬屁股,既然没什么后文可听,兰晔也有了决定,她实在没有继续坐下去的意愿了。

进了厨房,兰晔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她不像西里那么有钱,说什么,工作没了我养,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西里凑过去,推了推睡着的兰晔,她可不以为兰晔能睡得着,“其实展狂还爱着你吧,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偷瞄着兰晔的脸,西里时刻准备着。

睁开眼看了看西里,眼底布满血丝,“不知道!”兰晔回道,心里也郁闷,关于曾经,她几乎没什么记忆了,只知道展狂离开,自己‘痛痛快快’的哭了十天,在床上躺了十天,十天之后醒来,记忆力只记得展狂不辞而别。

她去问过医生,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受打击太大,造成选择性失忆,本来以为这次见到展狂,也许会听到他的解释,可……

合上沉重的眼帘,在最后一刻,兰晔似乎感觉,当年的事情似乎和一个男人有关,可是是谁呢?

兰晔开着自己的两厢雪佛兰,依旧像往常一样正常的上班,可显然的,她忘了女人八卦的能力,尤其是大公司里的女人,要么不八,要八就一定要把你家的祖坟八出来。

不过两天的功夫,她的过往似乎是从坟墓里被人挖出来,放在烈日下暴晒,依稀还能闻到土腥和腐臭味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