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凰斗:第一庶女》凤凰斗第一嫡女 H文 凤凰斗:第一庶女帝王攻

更新时间:2021-02-07 05:01:59

《凤凰斗:第一庶女》凤凰斗第一嫡女 H文 凤凰斗:第一庶女帝王攻 连载中

《凤凰斗:第一庶女》

来源: 作者:南宫思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慕容薇,洛王

《凤凰斗:第一庶女》由网络作家南宫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容薇,洛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可惜云霞进来时动静小,早就看到了那画上的仕女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惜云霞进来时动静小,早就看到了那画上的仕女图。

当即黑眸发亮,娇俏的脸庞上闪过一丝促狭:“安然,你画的什么?”

萧安然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二姐你找我有事?”

云霞挑眉,明明看到他画了仕女图,如今这般模样,更证实了她心里的想法。

“安然,你是不是看上哪家闺秀了,看着我好似不认识。”云霞自认为京城的名门闺秀认识不少,见此画不由皱眉,“你该不会是看上什么小家女子了吧?”

萧安然脸色一红,连耳朵都涨红了:“二姐,没有,我没有看上谁……”

云霞却根本不相信,见他不肯说,打算告诉母亲,让她好生注意下自己弟弟到底最近在做什么。

正值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这一天家家户户团圆,丹桂飘香,浓郁的桂花香气洒满整个慕容府,慕容薇一早就去给老太太和老太爷,大夫人和大老爷请安,今个朝廷百官休假,大都在家中过节。

风郁来送了节礼,又赶上慕容甫中举,慕容家席开十桌,请了些自家亲戚庆贺。

这会子姐妹们都在老太太处陪伴着老夫人说话,慕容兄弟伴着风郁来给老太太请安。进来就见到一群莺莺燕燕,因是合家之好,老太太也没让孙女们避开,一一见礼这才分主宾做了。

风郁今日一身秋香色圈纹直缀,手中拿着一柄名家手绘的青松冒雪折扇,眉眼含笑,气质清雅,惹得在场少女纷纷脸红不已,粉面含羞。

除了慕容姐妹,还有本家一些在京城为官的族人也来庆贺,那些少女跟慕容姐妹也不甚熟,这会子偷看着风郁,心里对慕容兰妒恨不已,谁让她是长房嫡长女呢,才能嫁风家的嫡长子风九少。

风郁虽说在长房这辈中排行九,却是嫡长子,娶慕容兰是门当户对,她们就算想攀附却也没门。

慕容兰被少女们那羡慕的目光捧得心生傲气,光是这份虚荣就足够让她自豪了。

风郁目光却微不可查地看向慕容薇,但见她乌发堆云,发间低垂的珍珠坠儿停留在香腮旁,明眸光华内敛,却有种奇异的美散发开来,让人无法转移目光。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她看向他,不躲不闪,更没有羞怯,仿佛一下子看进了他心底,让他一时怔忪,心中一颤,心脏好似被一双大手狠狠攥住,呼吸凝滞。

就是这双眼睛,让他无法忘记,时不时出现在他眼前,更让他心绪混乱。

风郁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告辞,慕容兄弟带着他回前院去,慕容老爷在那摆席宴请男客。

慕容姐妹在祖母这用了晚膳,众人一并去了花园里赏灯。

正值中秋,皓月清辉遍洒人间,花园中各式灯笼争奇斗艳,有那八角灯,仙女灯、无骨灯、南瓜灯,牛角灯,莲花灯,各式用绢纱制成的灯笼与皓月争辉。

老太太似乎心情很好,直玩了半个时辰,但觉累了,才回了去。

慕容薇望着天上皓月,叹了口气:“月是故乡明,不知道今晚家乡的月亮是否一样?”

绿儿听到她的话,诧异地看了慕容薇一眼,“小姐是说清河老家吗?”

慕容薇笑了笑,她说的故乡在另外一个时空,只怕她这辈子是再也无法见到。

慕容薇随意在园子里走着,绿儿和香玉在一边陪着她,桂花的芬芳满园,暗香浮动,香盈满袖。

靠在八角亭,斜倚阑干,她一时静默,前世的一切似已渐渐远去,她好似真的渐渐融入这个世界了。

“小姐,她们都说您会唱歌呢,奴婢都不知道小姐这么厉害。”香玉好奇地问着。

“我啊,哪会唱什么,玩玩罢了。来,你们俩个会不会唱小曲,唱歌我听听,唱得好有赏。”慕容薇故意用纨绔子弟的腔调打趣着,惹得两个丫鬟笑个不停。

“小姐,香玉可不会唱,要不让绿儿姐姐唱?”

绿儿笑骂道:“你个小蹄子,我哪会唱曲儿,最多哼两句戏词罢了。”

这里也没什么娱乐,大家都喜欢听戏,人人基本上都会唱几句。

慕容薇挑眉,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好,绿儿姐姐唱一句嘛,唱得好有赏哦。”

主仆三人闹腾着,绿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唱了句《紫玉钗》里的台词,倒还真有几分像模像样。

慕容薇一高兴赏了她一个荷包,笑吟吟地说:“我倒想起几句词,倒很喜欢。”

“好啊,小姐唱得一定比绿儿姐姐好多了。”香玉冲绿儿做了个鬼脸。

见她这模样,慕容薇一时好似回到了过去跟死党们玩闹的时光,此刻她也不想谈什么尊卑有别,对月唱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Chun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沐红衣……”这词儿用粤语唱了,婉转低吟,曲调低回幽怨,煞是好听。

两个丫头一时听痴了去,却未注意到不远处恰有一双幽亮的眼眸注视着这里。

月夜下那少女衣袂飘摇,柳眉轻蹙,丹唇微启,幽怨情深的曲调让她一时好似湘女悲啼,风一吹直似要羽化登仙而去,惹人爱怜。

风郁痴然地看着她,心中忽然有种冲动,想要冲上去将她拥入怀中,怜惜疼爱。

这时便见她笑着停了,“怎的,都傻了?”

“哎呀,小姐唱得真好听。”香玉瞪圆了眼睛:“可是奴婢怎么没听明白,这是哪里的方言呀?”

国庆啊……忙都忙死了,悲剧啊……

慕容薇一愣,“是广东那边的方言。”

香玉吃惊道:“小姐好厉害,连广东那么远地方的话都知道。这曲子真好听。”

慕容薇一时尴尬,“我也听别人唱过,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刚刚转身,恰望见不远处一个修长的身影,如玉树临风,俊美的容颜在月下更加柔和,只是那目光灼热,亮晶晶地直望着她。

“姐夫。”慕容薇垂眸,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失态。

风郁一震,这才反应过来,“三妹妹也在这儿。”

“正要回去休息了,就不打扰姐夫了。”说罢带着两个丫鬟,也不肯多说半句,便走人了。

风郁望着那渐行渐远的窈窕身影,想起那句“姐夫”,不由苦笑。

姐夫……她这是提醒他,别忘了彼此身份吗?

风郁一时只觉得心中针刺般的疼,虽不算剧痛,可却无时无刻不疼。

为什么要让他在这时候对她产生这不该有的心思。

“既出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喃念着《诗经》中的诗句,风郁一时间有些失魂落魄,虽然有那么多的美人,可他为何聪明一世,却栽在了这个慕容薇手上?

中秋过后,老太太因为家中出了几桩喜事,打算去报国寺进香,这一去带上几个孙女一起。

因为要去礼佛,一早就通知了报国寺的住持,丫鬟婆子,护卫小厮跟了不少,坐了黑漆齐顶平头马车,一连七八辆,浩浩荡荡出了府门。

正值金秋,赶往西山报国寺的路上,但见芳草渐渐呈现枯黄之色,仿佛一块色彩斑斓的地毯绵延向远方。待到了西山,但见满山枫叶红遍,层林尽染,深红,浅红、金黄呈现在眼前,绚烂的色彩让人眼花缭乱。

待到了报国寺山门前,山门打开,住持一身刻丝袈裟,拄着紫金禅杖,须发皆白,目光炯炯,见到老太太上前恭迎着。

慕容薇下了车,欣赏着周围美景,“这里真美。”

老是关在家里,很少出门,这时见到这满目的美景,更觉心旷神怡。

“是呀,难得出来一次,走,进去吧。”慕容月拉着她的手,跟在老太太后面进了报国寺。

因为女客来临,山门早就清空了,并无客人在,那住持笑着说道:“老夫人心诚,自然受佛祖庇佑。”

老太太心里高兴,也满面Chun风,待众人到大雄宝殿进了香,施了香火钱,便由七八岁的小沙弥迎了去禅房。

报国寺地方颇大,众人进了待客的禅房,倒是十分干净,有炉子上烧着开水,黄杨木的桌子上摆放着茶具和一些简单的点心,屏风后放着罗汉榻,上面有半旧不新的被子叠放着,可做休憩。

“你们这些个孩子也难得出来一次,不用在这陪我,自去玩去。”老太太似有些疲惫,打发几个孙女离开。

老太太发话了,慕容家几姐妹便都放开了出去。

报国寺风景秀丽雅致,出了精舍,由沙弥引了,不过片刻便来到一处古树环绕的幽静之地,拾阶而上,站在此地居高临下,恰能欣赏到整个报国寺。

“几位施主,西北角那边正好是放生池,施主要不要去放生?”小沙弥问着她们。

慕容婉儿倒是有些兴致,跃跃欲试,慕容兰似有些疲倦,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的,那次她中毒之后,找凶手也没找到,后来等她恢复健康,开始准备寿屏时,总是觉得精神不济,身体不适,一来二去的,一直不太舒服。

慕容薇目光平静,扫了慕容兰一眼,笑道:“既然有放生池,我们自然该去,也行善积德,为祖母祈福。”

她这么一说,大家也不好不去了,姐妹几个去了放生池,放了些锦鲤,闹腾了一番,三三两两分开去玩了。

五妹缠着慕容月,要她陪她去东边看放生的飞禽。

“小姐,据说那边竹林后是碑林,您要不要去看看?”绿儿跟在身边伺候,端了杯西湖龙井过来,这寺里的龙井自然比不过府里的,但也算甘醇。

慕容薇想着也无事,便带着绿儿一起沿着小径穿过竹林,果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